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杨伟的地铁女孩
杨伟的地铁女孩

杨伟的地铁女孩

杨伟整个九月的心情都很好。
 
  身为一名知名外企的员工,杨伟每天过着被老板和上司蹂躏的苦日子。从大 学毕业进入公司至今三年,杨伟目前仍无车无房,租住在距离公司三站地铁距离 的小公寓里,过着朝九晚五,被上司吆来喝去的日子,每天收工回家时心情不可 谓不苦闷。但是这种哭梦的情况在今年九月初出现了小小的转机,以至于杨伟觉 得自己每天的辛苦就是为了那短短的时刻——他在地铁上发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 小妹妹。
 
  九月一日这天傍晚,杨伟照例无精打采的上了地铁,环视了车厢一周,眼尖 的杨伟立刻向唯一的座位快步走去并成功抢占了位置,把公文包放在身前抱好, 杨伟打算保持部分清醒的小眯一下。
 
  杨伟垂下头,就在眼睛快要闭上的瞬间,他看到一双穿着黑色小皮鞋,白色 短袜的脚停在自己的视线中,似乎是脚的主人发现车厢中已经没有了座位,所以 选择了杨伟座位前的铁杆作为稳定身体的依靠。
 
  黑色的小皮鞋一尘不染,和洁白的短袜相互衬托,无端让人觉得清纯可爱, 更别提脚踝两侧由踝骨将白袜撑起的那两个诱人的小小弧度,杨伟的视线止不住 的上移:白皙纤长的小腿,圆润巧致的膝盖,包裹在格子校服短裙中的大腿和翘 臀,这女孩的下半身简直让人想要犯罪,尤其是对大龄未婚青年来说。杨伟自己 悄悄观察的同时也敏锐的注意到其他几道同车厢内的打量着女孩的目光。
 
  奶奶的,你们这帮子色狼,连人家女高中生的豆腐都要吃,杨伟在心里鄙视 的骂着,完全忽略自己也很是心痒的偷看人家美腿的事实。
 
  本着绅士风度和隔绝他人偷看目光的想法,杨伟起身将自己的座位让给身前 的女孩,站起来才发现,这女孩身型娇小,刚到自己的肩膀,一双诱人的长腿完 全是靠着绝佳的身体比例。女孩轻巧的坐下,柔顺的发丝划过杨伟鼻端散发出淡 淡的馨香,整理了下自己的短裙,女孩不忘仰头还给杨伟一个灿烂的笑容。 
  真是好福气!杨伟看着女孩的可爱的小脸,内心激动不已。看女孩的身上的 校服,杨伟判断出对方应该是附近女子高中的一年级新生,以往也经常在车上看 到这所学校的女生,但今天看到的这个绝对是杨伟三年见过的最可爱的一个。 
  杨伟偷偷打量着女孩,白嫩的皮肤,小巧的胸脯和腰肢,简直就是他的梦中 理想啊。杨伟就这么心情荡漾着直到下车,看着载着女孩远去的地铁,杨伟第一 次恼恨自己租房子为什么租的这么近。
 
  从那天开始,杨伟每天都能在地铁上遇见女孩,他尽量让自己能待在靠近女 孩的位置上,让自己能偷看的更顺利些。女孩似乎也对这个见过几次的白领上班 族感到熟悉了,偶尔的目光相遇时,女孩还会给杨伟一个笑容。杨伟庆幸自己长 了张不像坏人的脸,不然总被发现偷看的话,恐怕会被女孩讨厌和害怕吧。 
  杨伟就这么每天高兴着,期盼着自己的下班时间。为了能赶上下班时间的地 铁,杨伟每天都努力工作,不让自己晚下班,以至于最近上司都觉得杨伟勤奋儿 特别表扬了他一次,不过今天似乎赶不上那趟地铁了,周末下班的杨伟被同事硬 拉着去喝酒,等杨伟微醺的上了车,已经是十点多了。
 
  今天看不到「小诗」了,杨伟从第一天见到女孩起就偷偷给女孩起了个名字 ,坐在空荡荡的车厢角落,杨伟垂头丧气的在心里埋怨拉自己喝酒的同事,冷不 丁就看见自己跟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皮鞋。
 
  杨伟兴奋地抬头,发现果然是「小诗」,反射性的就起身让座,女孩坐下后 ,杨伟才挠着头皮发现,车厢里空空荡荡的,除了远处有个烂醉的大叔在打呼外 ,到处是空座,哪里需要自己让座呢。
 
  女孩还是抬头冲杨伟甜甜一笑就低下头摆弄自己的手机,杨伟在心情稍平静 下来后又开始欣赏女孩,女孩今天似乎化了淡妆,除了书包外,还拎着个小提琴 盒,看来是学校有演出才让女孩今天也这么晚回家吧。
 
  真是太巧了,杨伟高兴的直想唱歌。
 
  因为是周末,女孩的制服没有穿的那么规矩,上身的衬衣领口解开了两个扣 子,杨伟居高临下,从领口向内看去能隐隐看到一点女孩胸口起伏的美好弧度, 但也仅限于那一点,更深的地方被阴影阻隔,杨伟心理这个痒啊,恨不得自己的 视线能长出个钩子,把碍事的衣服扯开。
 
  杨伟的目光越发热切,那点龌龊的心思似乎与身体内的酒精发生了作用,杨 伟开始身体发热,血液有渐渐涌入下半身的趋势。
 
  等杨伟意识到自己的小弟弟不听话的半挺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停驻在他鼓 起的下半身的视线有两双:他自己的和女孩的。
 
  杨伟瞬间满脸通红,酒精化为汗水蒸发,杨伟在一点点的清醒,怎么办,虽 然地铁上没什么人,自己可以赶快下车逃跑,凭自己一米八的个子,小女孩应该 也拦不住自己,但是以后还能再在地铁上看见女孩吗?
 
  杨伟心思百转,犹豫着跑是不跑,却猛的被脚上的剧痛惊的回神,女孩的一 只脚正正踏在自己的脚上,还不断左右旋转着加重力道,女孩的脸上挂着跟凶狠 动作毫不相关的甜美笑容,视线在杨伟的脸和下身来回打量。
 
  「xx站已经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报站声响起,杨伟该下车了,但却 一动都不敢动,脚还在女孩鞋底下,杨伟在女孩的扫视下,硬是不敢把自己的脚 拔出来下车。
 
  车门重新关闭,地铁再次行驶起来,杨伟的下身在女孩的目光下又硬了点。 
  杨伟战战兢兢的等着,生怕女孩一个撩阴腿上来。女孩看了一会就收回目光 又玩起手机来,脚却没有收回去,仍然在杨伟的脚上踏着,甚至随着手机里的音 乐轻轻的在杨伟的脚上打着拍子。女孩抬手拨了拨衣领,杨伟眼睁睁看着那衣领 开缝又大了些,暴露出更多的白腻,只觉得自己的下身前端似乎湿了,内裤中湿 热的感觉逐渐清晰起来。
 
  终于到了下一站,女孩要下车了,站起身来的女孩仰头看了杨伟一眼,整了 整裙摆,把小提琴盒扔给杨伟就转身下车了,杨伟连忙跟上,一手提着公事包抱 着琴盒,一首拿外套遮着自己的下身,就这么跟在女孩身后出了地铁站。
 
  女孩只顾往前走,根本不回头看杨伟,杨伟像个跟着大小姐的跟班一样一路 随行,眼看已经到了一栋高档公寓楼下,心知恐怕女孩要到家了,却不知自己现 在的行为到底算什么,被女孩惩罚送她回家顺便帮忙拿东西吗,「小诗」就不怕 自己心怀歹意?
 
  杨伟已经跟着女孩进了电梯,眼看着楼层数字不断变幻着向上,杨伟欲言又 止,女孩仿佛这才注意到杨伟的不安,轻声说「怕了?」清脆的细语一下让杨伟 的脸红的要低血,居然让个小女孩看轻了,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孩,杨伟努力的挺 了挺胸,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
 
  电梯停在21层,出了电梯杨伟才知道这栋公寓居然是每层只有一户的设计 ,「小诗」打开公寓门走了进去,杨伟没办法,也拎着琴盒跟进去,把琴盒轻轻 放在地上,杨伟开始大量公寓内部,华美的装潢,高档的家电,只是似乎主人入 住不久,一些装着行李的瓦楞纸箱还没有开封收拾好。
 
  杨伟侧耳倾听,除了他们两个人屋里似乎并没有其他人了,胆气不由得壮了 些,「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打不过个小女孩?」杨伟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小诗」进屋后就走到客厅的大落地窗前俯瞰夜景,仿佛心有灵犀般,杨伟 刚做好心理建设,「小诗」就回身,缓缓拉上了窗帘。
 
  这出人意料的举动让杨伟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这难道是香艳事件的前奏? 虽然面前站的是个高中小女生,杨伟还是顺着自己小弟弟的意思想歪了。
 
  「小诗」慢慢向杨伟走过来,门就在身后,杨伟却没有动,许多年后,杨伟 有时会想起这个瞬间,如果他当时走了,是不是自己的人生就会是另一番模样。 
  「小诗」的鞋已经脱掉,小巧的脚丫踩着洁白的棉袜一步步靠近,以无可质 疑的气势逼近,伸手抓住杨伟胯下的东西。「刚才你的鸡巴硬了,你喜欢我?想 干我?」
 
  杨伟眨眨眼,他们彼此的距离很近,如果他想,杨伟甚至能数清女孩卷翘的 睫毛有几根,但杨伟实在无法相信刚才自己听到的粗俗语言是从「小诗」的嘴里 说出来的。
 
  「小诗」攥了攥手中的肉团,内裤上已经凉掉的体液让杨伟的下体一阵湿黏 ,但这种淫乱肮脏的触感却给了肉块动力,杨伟清晰的感到自己的下体开始膨胀 ,本能的,杨伟想后退。
 
  「小诗」的手立刻握紧,拉门把手一样拉着杨伟的下体向自己靠近。杨伟的 酒无疑已经醒了,但已经清醒的脑子也无法理清眼前的头绪,杨伟眼睁睁看着「 小诗」利落的解开了自己的皮带扣,拉开拉链。
 
  这个城市的九月还不冷,杨伟只穿了一条西装裤,随着拉链的失陷,西裤直 直落下,堆积在脚踝处,杨伟的下半身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子弹内裤。作为一个白 领,杨伟还是具有相当的小资情调的,他身上的这件白色内裤就是国际大牌产品 ,柔软贴身,弹性绝佳,此刻裆部的布料被里面硬挺的肉肠撑的鼓鼓囊囊,正中 间还有不小的一片被体液打湿,隐约透着肉色和体毛的黑色,杨伟低头看看,自 己都觉得脸红。
 
  「小诗」却绕到杨伟的身后,看着他粗壮的大腿,挺翘的屁股和旺盛的腿毛 ,小小称赞了一句「还不错」。
 
  杨伟弯腰想拉起裤子,「小诗」却看准他弯腰的机会,动手把他的内裤也一 并扯到了膝盖之间。「小诗」用脚踩住内裤的裆部,一举将杨伟的内裤褪到脚踝 ,从背后一推,杨伟就踉跄着脱离了自己的西裤和内裤,赤裸着下身回头,不知 所错的看着「小诗」。
 
 
  「小诗」抱臂站在原地,挑猪肉般从正面看着杨伟的身体,挺立的阳具从衬 衣下摆的中缝间谈着头,顶部在灯光照耀下还闪着水光,杨伟两手不知该往哪放 ,犹豫着是遮羞还是不遮,这幅囧样配着他穿着黑色棉袜的光溜溜毛茸茸的腿, 很是娱乐了「小诗」。
 
  「小诗」终于好心的解答了杨伟的疑惑,「你在地铁上经常偷偷看我吧?最 近比较无聊,你就陪我玩玩吧」。
 
  听着「小诗」的解释,杨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但「小诗」的意思似乎是要 和自己交往?自己现在都被脱成这样了,难道今晚就能直达本垒?这么猜测着, 杨伟都想先跳起来欢呼一下。
 
  杨伟想上前拥抱「小诗」,不管怎么说,对待自己心仪的女孩都应该温柔的 循序渐进不是吗?
 
  杨伟的手刚放到「小诗」的双肩上,就觉得下身猛的一痛,接着就是天旋地 转的感觉,等杨伟的感官再发挥作用,就发现自己已经平躺在地板上,后脑勺和 后背生疼,下身的肉肠也疼的不行,胸口上猛的一沉,「小诗」跨坐在杨伟的胸 口上,小手拍拍杨伟的脸颊,「以武力值来论的话,这里我才是boss哦」。 
  这俏皮的发言实在把杨伟惊的不轻,杨伟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对体型的盲 目自信简直大错特错。
 
  「你怎么不说话?我踢得太狠了?」「小诗」发现杨伟只是发呆却不讲话, 顿时以为自己下手太重,连忙伸出细嫩的小手包围住杨伟的下身轻轻抚慰。杨伟 的下身原本被踢的火辣辣的疼,早没了原先的精神状态,现在被「小诗」的小手 一摸,顿时又有重新抬头的趋势,杨伟的小兄弟中血液流动加速,火热的疼痛感 被放大的同时,异样的情欲开始充斥着这具肉块。杨伟情不自禁的挺动下身,希 望热烫的下身能得到那凉腻腻小手的更多抚慰。
 
  「小诗」用手不停抚摸杨伟的阳具,不时还撅着粉嫩的小嘴对着它吹口凉气 ,双重安慰下,那根肉棒很快精神抖擞的站好,情动的粘液不断从铃口涌出。 
  「啊!手都被弄脏了!」「小诗」娇嗔着回身把手亮到杨伟眼前,一脸生气 的样子,杨伟看着那皱起的小小眉头,讨好的伸舌去舔「小诗」指头上沾到的体 液。小丫头被温热的舌尖伺候的舒服,手被舔干净后,笑眯眯的抬起右脚放到杨 伟眼前,「你看!刚才踩到你的内裤,我的袜子也沾到黏黏的东西了,你给我舔 干净!」说着,将脚踩到杨伟的鼻子和嘴上。
 
  混着皮革和体温气味棉袜踩在脸上,杨伟伸手捧住「小诗」的右脚,将棉袜 上的痕迹一点点舔掉,舌尖在脚心处留连时「小诗」不时发出可爱的咯咯笑声, 杨伟下身挺的更硬,索性将「小诗」的袜子脱掉,直接舔吻小巧圆润的脚趾和足 弓。
 
  「小诗」笑的更加畅快,在享受的被温暖的舌头舔遍整只脚后,突然抽回右 脚,不轻不重的给了杨伟一巴掌,「坏蛋,谁让你舔我的脚了,湿漉漉的,很别 扭耶」。
 
  「啊,对不起」。反射性的要道歉,杨伟对上的是「小诗」的后脑勺。「小 诗」已经转过身去,将两只脚都放在杨伟勃起的阳具上,开始摩擦,快感来得如 此突然,一边是光裸湿润的脚丫,另一边是穿着棉袜的干燥粗糙的摩擦,两种不 同的触感将刺激的感觉放大到极限,只是十来下,杨伟就哼了一声,射了出来。 
  「小诗」错愕的回头,脚上沾着浓稠的白色精液,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还 带着几分恼怒。
 
  「对……对不起,我……我很久没有做过了」杨伟很丢人的试图解释。
 
  「小诗」危险的眯了眯眼,小手又攥住杨伟的肉团「我才刚玩了两下,你居 然就射了,没用的男人。让我生气的后果你确定你能承担的起?」
 

 
  杨伟本来就不是个强势的人,刚刚没忍住射出来已经很是窘迫,在「小诗」 的训斥下连回嘴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杨伟试图蜷起腿脚,遮盖一下自己裸露的 下体,疲软的阴茎却随着动作左右摇晃着蹭在「小诗」的脚上。
 
  「啪啪」两掌,「小诗」把杨伟刚刚蜷起来的膝盖拍开,让杨伟胯下的肉肠 再次完全展示出来,脱下左脚上的棉袜,「小诗」用两根指头捏着杨伟的阴茎, 用袜子把喷溅在杨伟肚子上和阴茎顶端残留的精液擦掉。
 
  拎着袜子放在杨伟的鼻尖上,「小诗」又咯咯笑了,「你到底是多久没打手 枪了,我的袜子都要滴出精液来了」,晃动着袜子轻轻在杨伟脸上拍打,「小诗 」专注的看着他脸上羞耻的表情,心情无比愉悦,拿个活生生的人当玩具果然不 是一般的好玩啊。
 
  杨伟很无奈,他是想干点什么来决绝目前的困境,但袜子上的东西确实是自 己射出来的,人家小女孩就脱了一双袜子,自己可是下半身全裸的射了一炮,你 让他还能说点什么呢。
 
  「小诗」玩够了,轻轻皱了皱翘鼻,对房间中弥漫的酒味、汗味、精液味感 到不满,「喂,你身上很臭呐,去洗澡!」
 
  踢踢杨伟的胸侧和屁股,把躺在地上的人弄起来,「小诗」牵着杨伟的领带 把人带到浴室,剥下他的衬衫和领带,一抬脚把人踹了进去。
 
  【完】